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二十五章有问题的是收据

第二十五章有问题的是收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凤丫再一次抖抖手中的收据,第二次强调道:“安九爷不如再仔细看看这收据。还是那句话,张三老爷做的最错的事情不是强抢秘方,而是签了这张收据。”

    安九爷带着疑惑再次看去。连凤丫早已眯起了眼:“小女当然不敢欺骗张家人。张三老爷以为白白得了一张猪下水的制作秘方。岂知小女今早卖的猪下水也只是道没有完成的残次品。”

    此话一出,聪明如安九爷,如何听不明白连凤丫打的计谋……真是好毒!

    若是真的像是这毛丫头所说的,张家人拿回去的只是残次品,张家人在不知的情况下,会大行推广,可想而知,这猪下水定然是会风靡老百姓之间。

    但若是他和这个毛头丫头合作的话,在张家人气势汹汹风头正足的时候,一举推出精加工之后的猪下水美味,张家人之前有多嚣张,届时就有多狼狈难堪……好一招釜底抽薪!

    安九爷什么人?听到这里,立刻就听懂了,再次看向连凤丫,眼中有惊愕:“你就不怕张三醒悟后找你的麻烦?”

    连凤丫眼底藏着不着痕迹的冷意:“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这收据就是证据。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张收据而已,收据上可是清清楚楚记载着我连家今日清晨在集市里叫卖的猪下水菜品的具体制作过程。小女可是问过张三老爷,要的是不是今天早上小女一家早市上卖的猪下水秘方,张三老爷说是,那小女自然是把今早早市上卖的猪下水秘方交给他。张三老爷认可的亲自签名画押,那就是说他老人家亲自认可了这秘方了。”

    既然自己都认可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安九爷眼神十分微妙,收据上条理分明的用词:“咸成三十五年七月二日收到小淮村连大山一家在淮安城境内凤淮镇早集上所卖猪下水的制作秘法一份。制作秘法为:将猪下水清洗干净……”在这一串制作方法后面,是硕大的张三老爷的签名!

    再听连凤丫所说的话……原来,有问题的不是秘方,而是这张收据!

    安九爷的老脸几番变化不定,他太清楚这张收据的作用了。有了它,张家人就算明明知道被人暗算了,却没处说理去,张家就算是为了面子,明面上也不会拿连大山一家人怎么样。须知:张家人买的可是那张收据上写的猪下水秘方。可不是她事后又研制出来的猪下水秘方。

    说到底,小小一张不起眼的收据,就把整个张家算计进去了。

    这姑娘别看年纪小,心思可是缜密的很!

    连凤丫继续说道:“而小女交给安九爷您的秘方,和给张家的并不一样,这,不能算是一物两卖吧?”

    若非不是为了算计张家,她何必要让张家小厮钜细靡遗地将整个不完整的猪下水制作秘方特意写在收据上呢?

    安九爷眼窝深了深……

    “如此,果然是打了张家的脸,张家人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无法去质问姑娘了。”安九爷终于正视连凤丫了:“连姑娘好算计。”

    连凤丫却笑得一脸的纯良,露出两颗平时鲜少露出的小虎牙,不起眼的脸上有着一丝狡黠:“安九爷不要这么说,虽说是买卖,可小女可没有收到张家一分银钱,倒是张家这次白白占了小女的便宜,白白得了一张赚钱的秘方。”

    闻言,安九爷瞅了一眼连凤丫那张不起眼的脸,最为显眼的是那两颗微微露出在外的小虎牙,不知是不是错觉,安九爷只觉得那两颗俏皮的小虎牙透着一丝森然,倒像是……山中猛兽的锯齿,伺机潜伏着,一不注意,就会被它撕碎。

    一晃神,打了个秃噜,不自觉,安九爷冲着连凤丫拱拱手:“连姑娘的便宜一般人可不敢占。”张三拿回去的哪里是大便宜,根本就是一道催命符。

    话虽严重了,但是张家这次确实被面前这个少女狠狠阴了一把。

    不过一个山野村姑,怎么会有如此胆识,敢阴张家,胆子不小。又怎么有这么深的心思,这一次虽然看着是连家人吃了大亏,但真相却是让人震惊。

    张三那个家伙自以为主导,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人牵着鼻子走,狠狠阴了一把。

    连凤丫岂会不知道安九爷心中想法,她任由安九爷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当然知道,今日的表现会惹来安九爷的怀疑,可那又怎么样?

    弱小,就会被欺。她身上的鞭痕就是最有力的的证据!

    做连笑生的时候,她就不知道“被欺”两个字怎么写!

    而现在不过就是换了一个时空换了一具躯壳而已,她还是她,不会因为这具躯壳从前的懦弱胆小,就接受被欺被辱,不会因为这具躯壳的平凡无能,就窝在这小小的凤淮山脚下!

    安九爷渐渐收回了视线,在他近乎犀利的目光下,这不起眼的山野村姑太坦然,坦然到他连怀疑都成了多余。

    “连姑娘,猪下水菜品的新秘方,老夫要了。”

    连凤丫弯了嘴角:“合作愉快。”

    “作为回报连姑娘提供的猪下水秘方,老夫出五百两纹银买下。”安九爷说道。

    “不不不,安九爷弄错了,是合作,不是一次性买断。小女不要现成的纹银,只要今后小女这道秘方在安九爷产业下销售总额的一成。”

    “嘶~”安九爷见多识广,也震骇的盯着面前少女,看她言笑晏晏,却被她的狮子大开口吓到:“这未免太……”强人所难,这丫头,好大的胃口,他名下产业今后销售猪下水菜品总额的一成……看似好像不多,但有朝一日他卖她秘方的猪下水,就必须分红给她,这可是源源不断没玩没了了。

    就好似鸡生蛋蛋生鸡,永没有结束的时候,长此以往利滚利……想到此,安九爷一张老脸不禁肃然。

    连凤丫似乎没有察觉到安九爷心中不快,粲然一笑:“小女想问问,十天后的‘食为天’,小女的这道猪下水可否参与评选?”“食为天”是大庆三年一度挑选民间美食的日子,类似日后的美食节目比赛,连凤丫笑着道:“不知安九爷心中可有参选‘食为天’的菜肴?”简竹楼这么大的食肆,不可能不参与大庆三年一度的“食为天”参选。

    “自然是有……”可是要他简竹楼用猪下水参赛?这猪下水也就是一道小丑一样的东西,用来和张家斗斗气倒是可以,上不的台面的东西,用来参加“食为天”这么大的赛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往年哪一次的“食为天”参赛的美食不是选的珍贵的材料精心烹制而成?

    话未说完,连凤丫笑着打断安九爷的话:“安九爷,不管是鱼翅熊掌,还是鲍鱼海参,都代表不了民众们心目中的菜肴。”她说了一句话,让安九爷如同醍醐灌顶:“民,以食为天。‘食为天’的由来,难道不是选出老百姓心目中美味菜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