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二十四章这丫头好毒的计谋

第二十四章这丫头好毒的计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九一阵侧目,但也不过是稍有诧异而已。

    忽而话头一改,“连姑娘自有名菜秘方在手,自己去赚钱就好,何必还要拜服在我简竹楼门下?”

    “不,安九爷弄错了。”连凤丫眯眼一笑,眼中一缕精光,特意提醒道:“不是从属关系,是合作。”

    安九刹那眯眼,觑向一楼正中央那个少女身上,冷笑起来:“呵呵,姑娘好大的口气。姑娘凭什么认为,我偌大简竹楼会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村姑‘合作’?”安九爷特意在那“合作”二字上咬了重之又重的音。

    “难道就凭姑娘那个劳什子的猪下水秘方?老夫若没有听错,就是那道秘方,姑娘刚才也已经卖给了张家人,”说着,安九重重冷哼,语气十分不悦:“怎么?姑娘还想要一物两卖?姑娘当我安九爷的名字是白叫的吗?”

    哼~东西都卖给张家了,还想要再拿来哄骗他的钱?

    这村姑的胆子不是一星半点的大!

    安九爷十分的不悦,若不是二爷令他下楼来周旋,他才不愿意站在这里,和个大字不识的毛丫头多废一个字。

    连大山和万氏都是没有见过这样阵仗的人,安九爷板着脸,气势就能够吓得连大山和万氏局促不安。

    连竹心下意识的往她身上靠,连凤丫习惯性的一下一下安抚地摸着他的后脑勺。

    这店中偌大厅堂,连同那掌柜的和小二哥一起,所有人瑟瑟,这安九爷在淮安城中也是一号人物,轻易没人敢招惹。

    这样的人物正面相对,光这一身气势,就足够吓人。

    安九爷眼角余光扫向众人,视线划过连凤丫的时候,眼底又是一丝诧异……那姑娘年纪不大,一身补丁上打补丁的破衣烂衫,更别说身上几处鞭痕入骨,本该是最狼狈的人,却把腰杆子挺的最直,他板下脸来,也不见对方露怯。

    “爹,娘,屋子里阴凉,你们先带阿弟出去。”留下连大山和万氏,她束手束脚,不好行事,索性换了话头,让连大山和万氏带着连竹心出了酒楼去。

    连大山和万氏本来不肯,安九爷看了一眼一旁的掌柜和小二,“你们也和这对夫妇出去。”如此,在安九爷话中有话的威迫下,连大山和万氏只能吩咐连凤丫小心行事,然后出了酒楼。

    “闲人都走了,连姑娘有话不妨直说。”

    “我与张家人之间算不得买卖吧,张三老爷刚才的行径,分明是明抢。说是买这秘方,他可是一文钱都没有给我家。小女虽然粗鄙浅陋,却也知道,这白拿的东西,未必就是好东西。”

    说着从怀中掏出刚才和张三老爷签订的收据,“张三老爷做的最错的一件事,不是霸道明抢我家猪下水的制作秘方,而是签订了这张收据。”她把收据在安九爷面前抖开,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讽刺:“安九爷,你仔细看看这收据。”

    安九爷一阵不解,仔细看了收据,并没发现什么不妥,狐疑的望向连凤丫:“难道这制作的秘方是假的?你刚才骗了张三?”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回去之后,张三自然会着人立刻试验这张收据上的秘方子是不是真,到时若是被拆穿,这连家一家四口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此,安九爷兀自摇摇头……还当这一上来口气大破天的毛丫头真有什么好法子,能叫张家人丢脸吃亏。

    心中已有了想法的安九爷,彻底没有了与连凤丫在这里闲扯淡的兴趣,若说刚才是板着脸,现在就是面无表情,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

    就是这时……

    “安九爷明鉴,张家人精明的很,小女可没有胆子用一张假秘方蒙混张家人。”连凤丫轻扯嘴角,似乎是在嘲弄:“秘方是真的,张家人按照秘方制作,就能够做出今日我和爹娘在集市上卖的猪下水。”

    “安九爷与张家人打交道定然不少,想必对张家人的做派十分了解,张家人既已得到了猪下水的秘方,做出了美味,他们会如何做?”连凤丫侃侃而谈,她并没有准备让安九爷回答她的问题,自问自答道:

    “只以张三老爷那么霸道张狂的性子来看,恐怕很快,张家人就会在淮安城中推出这几道猪下水制作的菜品,而淮安城中,安九爷您简竹楼的势力与张家酒楼不相上下,早已经是张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届时,张家会趁着这几道菜大行推出的时机,大打简竹楼安九爷您的脸面。”

    安九爷原本是要离场的,此刻这一番话听下来,眼中多了几分探究……这个毛丫头分析的头头是道,今日若是换一个稍有点见识的男子来同他说这番话,他都不会为此觉得惊奇,可眼前这个毛丫头,一个长在山野中的村丫头,大字不识一个,从哪里来的这番见识!

    安九爷眯着眼,斜觑向连凤丫,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开口,不紧不慢地道:“一道下九流的猪下水菜品,从前无人问津,张家就凭这道菜就能打我简竹楼的脸子?”说到此,安九爷呵呵一笑,“连姑娘未免太高看你的猪下水了吧。”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安九爷的怒气,连凤丫依旧没有被他的气势压倒,笑道:“正因为这道菜品是下九流的菜品,从前无人问津,大家自古以来的观念里都认为这种东西做不出美味。而张家却能够用别人没法用的材料,做出世间难得的美味。任谁都能够用山珍海味、鲍鱼海参做出美味佳肴。但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用大家都丢弃不用的猪下水做出美味来?”

    连凤丫反问安九爷:“安九爷,您,行吗?”

    安九爷愣了愣……没有想到,这个山野村姑还真想到了这一层。之前他还以为对方就是仗着东西好,才敢说出那样的话。原来……他能够看到的想到的,这个村姑早就已经想到了。

    别人都能够做的算什么,还值钱吗?别人不能够做而只有自己能够做的,这才值钱。

    更何况,老百姓一年收入就那么些,一年到头难得一两回上一次馆子,穷苦一些的人家,一年也就能够碰上几回的荤腥,猪肉价贵可不是随便谁家都能够常年吃得起的。

    可这猪下水不同啊,它价格不比猪肉贵,可想而知,一旦张家人大行推广的时候,会多么受到底层老百姓的欢迎。

    张家一开始就没有图钱,他们家图的是名声!

    他们张家就是想要用这个压一压他简竹楼的风头!

    岂有此理!安九爷想明白前后关卡后,心中一阵怒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