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二十二章下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凤丫扶着肩膀站起身,把连竹心推到身后,走到万氏和连大山身边。

    万氏连忙扶住连凤丫,眼底心疼溢出。

    “拿来吧。”张三老爷保养的比万氏还要细嫩的手掌,朝着万氏伸了出来,“慢慢吞吞,老夫可还约了三五好友品诗论文,耽搁了你家可担待的起?”

    万氏气的悄悄握紧了身侧的拳头,一张脸清了白白了黑,愤愤难平却无奈至极!

    “凤丫,娘,娘对不住你。”万氏扭头冲着连凤丫含泪说道:“娘没有用……”

    “娘,给他吧。”

    “啥?”

    “娘,既然张三老爷看得起咱们家的猪下水,那就给他。”连凤丫神色平静,看不出气怒,张三老爷朝着她看去,只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一张普通的长相,是不足以让见惯了美色的张三老爷注意到的。

    只是,张三老爷只看到了连凤丫平凡的长相,却没有看到这张平凡寡淡的脸上,一双眼睛出奇的幽深。

    “凤丫,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万氏不敢置信耳朵里听到的,呆呆看向自家闺女……这傻闺女到底知道不知道,这张三老爷是在明抢他们家的猪下水秘方子?

    莫不是……被吓到了?

    把连凤丫拉到一边,两人耳语起来。

    “凤丫,不怕,你若是不愿意咱们就报官!”万氏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家的闺女就是用“报官”吓走了朱招财那个无赖,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瞅了万氏一眼,连凤丫摇摇头:“娘,给他就是。”她自然知道万氏是想要用之前的法子吓走张三老爷,可张三老爷可不是朱招财那个无赖,若是真的闹到官府去,怕是吃亏的还是他们一家子。

    这张家人分明一早就是为了他们家的猪下水秘方来的,就算是没有那个小孩儿的事儿,这张三老爷也会寻了其他的法子问他们要猪下水秘方的。

    连凤丫心中明明白白。

    嘴里好声劝说着万氏:“娘,不必再说了。和张家人对着干,咱这就是拿鸡蛋碰石头,一准儿粉身碎骨。”

    “那、那就白被人欺负?白给他们了?”

    “那娘说怎么办呢?这张家,家大业大,府邸在淮安城,可不在咱这个小淮镇,咱们小淮村的张家别院,是张家人暂时的落脚处。”

    “我,我……”

    “娘,算咱们倒霉,恰好遇到张三老爷来小淮镇上巡视产业,碰上了咱们正巧卖猪下水。既然咱们家的猪下水已经被张三老爷看上眼了,咱们也只能拱手相让。”连凤丫一点点解释给万氏听,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心中却泛起一丝冷笑。

    张家人如此霸道行事,她岂会白白吃个大亏?

    笑话。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还没有别人欺负她的时候。

    连凤丫安抚好万氏,朝连大山看了一眼,“爹,没事儿。”一句话,让焦躁不安的连大山心中微微安定……恐怕是连连大山自己都没有觉得,不知不觉中,这个家里的主心骨变成了才十五岁的连凤丫。

    安抚好爹娘,连凤丫仰头看向马车上高高在上的张三老爷,朝着张三老爷笑了笑:“张三老爷喜欢,是我们一家的荣幸。只是我们家没有识字的人,这猪下水的秘方只能口述了。”

    张三老爷一听,扫了不远处的酒楼,“你一家随我去那边的酒楼里,你们交代秘方,我自寻人一一记录下来。”

    连凤丫和爹娘还有弟弟一起跟进了不远处的酒楼。

    她自然不知道,有两双眼睛一直关注着她。

    酒楼中

    “爷,怎么办,他们要来了。”

    竹木桌前,二爷似乎微醺,眼底微茫一闪,却显示主人此刻十分清醒。

    菲薄唇瓣张了张,一杯青竹酿灌进双唇中,“放他们进。”

    陆平应下,心中却明白,二爷是对那个山野村姑起了几分兴致。

    而不远处树荫下,马车里传来一声轻叹:“哎,无趣……还当这次遇到一个有趣的,却道是和世人一样欺软怕硬。不好看不好看,陆不平,咱们走。”

    伴随一声闷声嗡嗡的“是,公子”,这辆不起眼的马车缓缓出了小淮镇。

    酒楼中

    张三老爷派头十足,进了酒楼,身边小厮吆喝一声:“掌柜的,这里咱们张家包了,闲杂人等全部赶出去。”

    掌柜的忙跑出来,看到金主,喜笑颜开,招呼着小二把一楼的客人“请”了出去,至于二楼,小二偷偷瞄了两眼,朝掌柜的看了看,掌柜的冲他摇摇头。小二手中擦桌子的粗布帕子往身后一甩,便谄媚笑着去招呼张三老爷一行人。

    “去,拿一套纸笔来。”张家小厮说道,不多时小二捧来了纸笔,就被张家的小厮不客气的赶走:“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去忙你的吧。”

    连大山面有难色,他越想越恨自己无能,闺女想出来的赚钱的法子,就是为了家里的生计,他却连个养家糊口的秘方子都保不住。

    此刻羞愧的不敢去看一旁的连凤丫,连竹心一路上拽着连凤丫的袖子,内心的惶恐不安表露无遗。

    “说吧。”那小厮拿着毛笔,蘸了墨汁,理所当然的冲着连凤丫道:“这猪下水都怎么做的,现在就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口气仿佛是在审监牢中的犯人……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强抢别人家的东西,还一副理所当然,把苦主当做犯人审的,连凤丫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悠闲喝茶的张三老爷,眼底冷意一闪……且让你再张狂,有你急后悔的时候!

    “按理说,这猪下水我家给了张三老爷也没什么。”连凤丫缓缓说道,“只是这给出去的东西,得有个收据。若要我交出猪下水的秘方,也成,只要张三老爷写给收据给我就好。”

    张三老爷喝茶的手一顿,抬头瞄了一眼连凤丫:“你这是在威胁老夫?”

    张三老爷分明没把连凤丫一家看进眼里,区区蝼蚁何须挂齿?若是这小丫头片子当真敢提出非分要求……张三老爷眼神沉了沉。

    张家的脸,不是谁都可以打的!

    “小女不敢,张三老爷莫要动怒,”连凤丫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算计:“小女要这个收据也不为其他,只是说个清楚,小女可是实实在在将张家今天要的这种猪下水的秘方给了张三老爷的,只当留个念想。”

    张三老爷一双老眼在连凤丫的脸上流连,半晌才道:“好,就依你说的。”说着就让身边小厮写下一份收据。

    “别急,张三老爷,您请让您这小厮按照我说的写。”

    “可以。”他就不信,一个山野村姑能够在他张家人面前耍什么花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