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十五章泼皮勒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爷,是她!属下是否需要偷偷将她……”陆平眼睛一厉,伸手在脖子上一抹,做出一个“咔擦”的动作。

    男人倚窗而立,鬼斧刀刻的容颜写满了憎恶!一双黑眸正幽冷的紧紧盯在楼下街角转角处那个女人的身上……哼!贪慕虚荣!

    这种女人,死一万次也不足为惜!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自然能够听到楼下街角处的人声鼎沸。

    “陆平,什么是猪下水?”二爷拧着眉问道,陆平微微愕然,不解偷瞄临窗而立的欣长背影,二爷出生贵胄,身份不凡,不知民间的猪下水是什么,这并不奇怪,怪就怪在二爷竟然关心猪下水是什么。

    陆平斜眼扫了一眼楼下街角处一家四口,视线在其中一个村女身上停留三息,心中突兀冒出一个想法,陆平多看了街角那村女一眼,看她身材干瘪瘦削,肤色黝黑,长相平凡。他立即就打消了心中刚刚冒出的可笑想法。

    只微躬身,恭敬的回答二爷的问话:“回二爷,猪下水就是猪的五脏六腑,猪肠猪心猪肝猪肺猪胃,民间百姓将这些统称为猪下水。”

    “那些东西人能够吃?”

    “狗都不吃,何况是人。爷,那一家四口却把狗都不吃的猪下水,公然拿出来卖。不怪楼下闹僵开,人人对此侮辱忍无可忍,谴责他们一家四口。”

    二爷临窗,闻言收回落在那女人身上的视线,眼底一片冷漠……他道这女人有多大的本事,能够在福成当铺言辞凿凿,五日之内,五倍赎金赎回黑玉簪,原来是异想天开自以为是。

    “无趣。”一双薄唇轻轻一动,倍感聊赖挥挥手:“去吧,不必留着……”她了……

    话道一半,忽而耳里传来一阵清越女音。

    陆平没有注意男人表情细微变化,听到主子下令,抱拳拱手弯腰,沉声应道:“是!属下这就去解决她。”说罢利落转身欲下楼。

    “且慢。”二爷突兀叫住陆平,双目重新落在连凤丫的身上,长眉入鬓微挑。

    楼下街角处

    “就是!这家人心肠真是歹毒,猪下水也敢拿出来给人吃,还要收钱!真是不要脸!”围观的人一阵气愤。

    “太过分了!欺人太甚!把我们都当什么了?狗都不吃的东西,拿来给我们吃!”

    面对义愤填膺的众人,还有层出不穷的质问,连大山和万氏早就已经慌了手脚。

    连大山人老实本分,在连家的时候,就常因为嘴笨,常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此刻面对围成圈,将他们一家四口围堵在正中间的众人,听着他们义愤填膺的质问声,连大山只能够不停的解释:

    “这猪下水是好吃的,味儿也美,我长这么大,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昨晚我们一家四口吃的就是猪下水。不骗乡亲们,不然叫我不得好死。”

    可无论连大山怎么说,又是赌咒又是发誓,但是这些围观的人,就是不肯相信他。围观的群众中更是有一个直接骂道:“不用赌咒,拿猪下水卖钱给大家伙儿吃,你们一家就是不得好死!”

    一声骂开头,引来的绝对不是围观群众们的抱打不平,反而是声浪越来越大的辱骂声!

    连凤丫静静的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

    “连猪下水都觉得好吃,你们家都是些什么东西?自己下贱到连觉得猪下水都好吃,可别认为咱们大家伙都像你们一家四口这么下贱!”

    连凤丫默不作声的扫了一眼带头辱骂他们的人,对方二十出头,朝天鼻小眼睛,嘴下角一颗黑痣,特别的抢眼,就属他骂的最狠最凶。

    仔细打量那人长相,就算不懂面向,也看得出这人一副无赖嘴脸,知道这人故意挑事,她怎么会和他客气。

    抄起一筷子的红烧猪大肠,就送到那人嘴边:“尝一口,大哥,您就尝一口,吃完您还觉得不好吃,我就把这一锅子的猪下水,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全都吃光,您觉得怎么样?”

    “拿开拿开!”那人见着面前送到嘴边的猪大肠,立刻一脸厌恶的拿手扇味儿,好像连凤丫筷子上夹着的红烧猪大肠的味道很臭一样,哼哼唧唧道:

    “你让我尝一口猪下水?谁没事作践自己去吃那玩意儿?再说了,我要是真吃了,觉得不好吃,我要你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吃光猪下水干什么?你吃不吃猪下水,与我有什么干系?倒是我,要是心肠好,尝了你家的猪下水,吃坏了肚子,我找谁说理去?这要是不说清楚,我是绝对不敢尝一口你家的猪下水的。我这尝一口,可是冒着风险的。”

    话里话外透着话儿。连大山和万氏听不懂,但连凤丫清清楚楚的听明白了……人这话的意思放这儿呢:尝一口是可以的,但得先说清楚。什么叫做“说清楚”呢?就是给好处。

    连凤丫垂下睫毛,果然啊,这就是个地痞无赖,看准了时机来讹钱的。

    笑了笑,连凤丫手往怀中一摸,摸出个银锞子来,“呐~大哥,您说的也不无道理。”连凤丫手里掂着银锞子,在那人面前晃了晃:“您再尝尝这猪下水?若真是不好吃,这银锞子,算我赔给您了。”

    这枚银锞子一拿出来,四周围观的人一阵哗然,再一听连凤丫这承诺,一个个眼热的看着连凤丫瘦削手掌心中的银锞子,打眼一看,这银锞子,至少也有二钱重。

    这银锞子,正是之前连凤丫当了黑玉簪子,特意吩咐当铺伙计给她准备的一两碎银子中的一块,一两是十钱,一两银子约莫可换一千文钱。所以连凤丫手中两钱的银锞子,少说也是二百文钱。

    这笔钱,放这小镇上,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忽然人群中一道声音喝道:“朱招财,你什么意思?占着茅坑儿拉屎吗?不尝边儿上呆着去。我来尝!”

    有一就有二,仿佛是受到了点播,原先各个不肯尝一口的围观众人,一个个争先抢后的抢着尝他们口中“狗都不吃的猪下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