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八章平生一缕温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氏站起身正要进屋,忽地发现一旁的草垛里有东西,顿时那眼贼亮贼亮,弯腰飞快捡起,手举得高高,兴高采烈叫连大山:“凤丫她爹,今晚有肉吃了。”

    肉?

    就连连凤丫都愣了一下,院子里的三个人动作出奇的一致,同时抬头,往万氏高举的手上看去。

    连凤丫眼底闪过愕然,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连大山已经惊叫出来:“凤丫她娘,你你你,你咋敢抓蛇咧?”

    对!没错,万氏手里抓着的,正是一条蛇,她倒是有分寸,手里捏着蛇头,那蛇被万氏捏在手里,根本咬不到她。

    连凤丫收起惊诧的视线……哦,她这具身体的亲娘,真彪悍!

    倒不是说她怕蛇,她一个特工自然是不怕蛇,但这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古代普通村妇,居然就敢这么把蛇抓起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彪悍。

    “不怕,这就是一条水蛇,估计是水里游上来的。没毒,最多被咬几口。怕啥咧。”万氏脸上露出了笑,“孩子们苦,给孩子们加餐加肉。我俩苦着,总不能苦到两孩子。”边说着,飞快的把蛇砸晕。

    那动作,堪称凶狠。

    眼看蛇被砸晕,万氏弯腰去捡,这蛇却是够阴险,居然装死。在万氏捡它的时候,飞快张口一咬……“嘶~”

    “凤丫她娘!”连大山紧张得大叫。

    那蛇咬了万氏就想溜之大吉,连凤丫都以为这蛇肯定能逃开,正准备出手时候,一道人影比她快,万氏丢了手中野菜,凶狠抓住蛇,只是这一次,不幸捉住的是蛇身,而不是蛇头。

    那蛇软软的身子盘旋,扭头冲着万氏的手臂就是一口。

    “娃她娘,快丢掉!快把蛇丢掉!”连大山急得大叫。

    万氏忍着疼,凶狠的一瞪连大山,大声喝道:“不行!不能丢!”

    “为啥不能丢?它要咬你咧!”

    正说着,那蛇冲着万氏又是一口。

    “嘶~”

    连凤丫听到万氏疼的直抽气,却笑得灿烂开怀:“不能丢!这蛇得给凤丫补身子!”

    咔擦~这一刻,连凤丫仿佛听到了心脏冰封一角裂开的声音。

    这蛇得给凤丫补身子……啊,原来万氏这么执着这条蛇,是要给她补身子的啊。连凤丫一颗心说不出什么感受。

    暖烘烘的,这种感觉,两世为人,第一次体会。

    “娘!我来帮你!”这一声“娘”,连凤丫喊的不带一丝犹豫,脆生生的一声,倒把万氏给喜的:“凤丫,你终于想开了?自打你从病里醒过来,这些个天里,就没听你喊过一声爹娘,娘还怕你是因那些破事,想不开。凤丫,咱不怕,爹娘给你靠。”

    连凤丫又是一愣……爹娘给你靠……且不论她需不需要靠他们两个,可两世为人,也是万氏第一个跟她说这话。

    这……就是有依靠的感觉吗?

    有些奇特。

    “娘,我来。”连凤丫不耽搁,快速往万氏那儿走。还没伸手捉蛇,万氏就吓得大叫:“闺女,我亲闺女哟,你可别靠过来。这蛇没毒,咬人痛的很。你离远点儿。”

    “是,凤丫,你离远点儿,爹来。”连大山疾步跑到连凤丫身边,抬手就要去抓万氏手上的蛇。

    连凤丫深深看了一眼害怕她被蛇咬到万氏和连大山。手掌快速伸出,吓得万氏连忙喝止:“你别碰这……咦?蛇呢?”

    “地上呢。”连凤丫指了指地上的蛇,万氏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想去捡蛇,又怕这蛇狡猾,再上它的当。

    连凤丫一眼看穿万氏的纠结,用脚踢了踢地上的蛇,“死透了,娘,甭怕,就一死物。”

    “哦……”万氏呆了呆,看着面前的闺女儿,这,这是她闺女儿?她闺女儿经此一难,开窍了?万氏摇了摇头,不管开没开窍,这都是她闺女儿!“哦!”

    捡了蛇,扭头就甩给连大山:“她爹,把这蛇处理了,炖了一锅汤,给孩子们补一补。”

    “哎,好咧。”山里的汉子最淳朴,连大山咧着嘴,笑的一脸傻样,边走边嘀咕:“有肉吃,我闺女儿的身子,这下能壮实些了。”

    连凤丫摸了摸心口,她的心跳……好像比平时快。

    “啊啊。”一旁,她弟弟正拽着她的袖子,笑得一脸开怀。连凤丫没来由的心软了软,嘴角不自觉牵起一道弧度。

    “娘,你的伤得处理,马虎不得。”连凤丫从家中拿出皂角来,又从大锅里舀一盆热水,动作麻利的给万氏处理伤口。

    家穷,去医馆是别想。又没有酒水可消毒,只能找来皂角打了热水应对着,总比看万氏随意用了生井水冲伤口来得强。

    “好了。”连凤丫处理了伤口,拿了东西进屋去。自打那日赶走了孙氏,她走哪儿,后头就跟着个跟屁虫。连凤丫暗自笑了笑。

    “二狗,别缠着你姐姐,来娘这儿呆着。”

    万氏一个呼叫,连凤丫脸上的笑,顿住了……二狗……她倒是忘记了一件事。

    “娘,我弟以后就叫二狗?”她手里牵着小家伙,往万氏面前一站。

    万氏整洗野菜,不解抬起头:“是啊?有啥不对的?”

    当然有!

    太难听了!

    “娘,要是我弟以后上学塾了呢?”连凤丫看着万氏问道,万氏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嘴角牵强的笑:“别闹,叫二狗挺好,贱名好养活。”

    连凤丫什么人,眼毒犀利,把万氏的落寞看在眼里,却不理万氏,一双眼认真的盯在万氏脸上,接连发问万氏:“要是我弟以后取中童生了呢?”

    万氏再没见识,童生还是知道的,连家老宅三房的大孙子连海清当年可是先取童生的。不过凤丫这丫头咋说二狗将来取童生?

    “要是我弟以后中了秀才呢?”

    咋可能……万氏张嘴想说。一抬头,就见连凤丫一双眼,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这话就憋在了嗓子眼儿里。

    “要是我弟以后中举了呢?”

    “要是我弟以后成了进士了呢?”

    “若是我弟以后金榜题名状元郎了呢?”

    “若是我弟官袍加身了呢?”

    “你还要我弟叫‘二狗’这名字一辈子吗?”

    万氏不懂什么中举还是进士,但状元郎和官袍加身,她还是听懂了,隐隐约约,明白了连凤丫的意思。

    只是……咋可能?

    万氏瞪大了眼睛,心脏此刻还噗通噗通的跳,就好像,就好像二狗他真的考了童生,取了秀才,中了举人,成了进士,皇帝老爷钦点了状元郎,然后和县里的县太爷一样,穿着官服,威风凛凛,光宗耀祖。

    不是不心动,但……

    “不!不会的。”万氏摇摇头,“凤丫,二狗他没这个命。”

    连凤丫认真的看了万氏一眼:“不,他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