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画妖师 > 第二章 梦中的女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梦里?

    陈克华止住了暴动,恍惚了起来,“为什么,会在梦里?”

    他记得妻子女儿死后,痛不欲生,整天借酒消愁,逐渐沉沦在酒色当中,过着麻木自己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老者。

    老者说你如果不想继续这么痛苦下去,那么就收下这张画。

    当陈克华打开这张画的时候,画里原本画着的一只恐怖的怪兽迎面扑来……忽然陈克华一惊醒,起身嚎叫的那一刻,身上的龙袍也全然裂开了。

    与此同时,原本周围一片宫殿古代的场景,此刻就像是玻璃一样,全数碎裂开散落了下去,这里,本来就是幻象,陈克华内心梦里的幻象。

    而原本的陈克华,此刻已经变成了那只画里的怪兽,正张嘴嚎叫,异常狰狞。

    姜晓静还继续制服住怪兽。

    可是这一次,怪兽力大无比,在姜晓静还想要在制服住它的时候,一个撑起身来,却将姜晓静反制在爪下,那个战斗力彪悍的女子,此刻更像是怪兽猎到的食物。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按着我的头……”怪兽将头贴近姜晓静,边说话边喷出鼻息,还更加用力用爪子按住姜晓静,以报刚才被她连番制住的仇。

    菲黛见状,将手枪朝着怪兽射去的时候,姜晓静得了空,翻身一起的时候,将怪兽踹进车子角落里,“我最讨厌的,也是别人按住我的头。”和菲黛姜华三人,将怪兽死死的困在面包车里。

    姜华趁机取出一支金笔,说的:“陈克华的心结已经找到了,就是他死去的妻子和女子。悲伤过度导致他被负能量主导,现在进入他的画室里,把这只妖兽画下来就行了。”

    就在姜华要行动的时候,姜晓静抢先一步,阻拦了姜华,“爷爷,我来画吧!”

    姜华一看,点了点头。

    姜晓静接过了姜华手上的金笔,利用她自身特殊的能力在陈克华的心房中打开一道门,进入一片漆黑的空间里,里面只有一画板。

    姜晓静开始在画板上,画下这头怪兽。

    一笔,一划……

    世间,有异能者,能穿梭梦境与现实,来回人心与执念中。

    人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负能量将人占满的时候,心中便会被妖怪占据。

    画妖师不同于以往,他们穿梭在这些人的梦境之中,打开心结,将满载的负能量全部画下来,封印入画。

    而此刻,梦里的画室一笔一画的进行着,陈克华的梦里皇城也已经全部碎裂了,如同被打破的镜片,正一点一点碎开。

    梦里的电磁波和几个人是相互影响的,此刻这一场梦通过特殊的头盔,通过那些相连的耳机,他们的梦紧密相连。

    彼此意识,此刻存在于同一个梦里的世界,能量与情绪潜藏在人心中,积久成妖的世界。

    ……

    2020年,现实世界。

    山海市的一家酒店房间里,姜华、菲黛、姜晓静三个人全都带着耳机模样的入梦仪,连接着此刻躺在床上的陈克华。

    此刻这三人的意识,正在和陈克华的梦紧密相连,穿梭在他的梦里,画妖。

    负责守护在他们身边的是他们的同伴,名叫白绍文的中年男人,画妖师分工合作,入梦者负责在梦中找到心结,也就是妖怪产生的能量核心,他们称之为妖核。

    只要进入了妖核之中,将妖怪画下来,加以封印就大功告成了,所以此刻画妖进行到最重要的阶段,守在现实世界中的白绍文不敢有半点马虎。

    可此时,酒店房间的门却被人悄悄的打开,有几名黑衣人走了进来,在白绍文全神贯注守护同伴的时候,有人从后面一记手刀将他击晕。

    随之,黑衣人拿出了一枚形似炸弹的东西,上面的红点跳动着秒数,最后按下……

    潜进了陈克华梦境中数人,只等待着姜晓静画作最后一刻的成功,却也在此刻,原本囚在面包车里面的妖兽忽然一挣开,整辆面包车也轰然炸开,四分五裂。

    那只原本被困在面包车里面的妖兽终于献出了全身,是传说中的穷奇,是陈克华身上的负能量集结而成的妖怪,正是它附身在陈克华的心灵上,才导致陈克华陷入了荒淫无道的梦境中。

    但是随着妖兽轰然挣出囚笼,从天际处又有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炸起,整片梦境摇摇欲坠,姜华觉察出了不对劲。

    他朝着在陈克华妖核中作画的姜晓静大喊:“晓静危险,快回来!”

    可是,姜晓静却已经在妖核之中了,随着那一声爆炸声响,姜华和菲黛从梦中醒了过来。但眼前却只剩下三名画妖师。

    姜华、菲黛和白绍文。

    原本一同入梦的姜晓静,和躺在床上的陈克华,却都不翼而飞了。

    就在那黑暗的空间里面,姜晓静画到一半的画板随着那一声爆炸声起,也被震碎了。随之,从这黑暗的空间中生出了许多条铁链将她手脚给缠住。

    一阵紫色的烟雾从这周围升腾而起,顺着铁链缠绕在她身上的,姜晓静惊恐大喊:“救我!”

    救我!

    救我!

    这一声叫喊声像是从灵魂深处而来,重重的敲击在心房上,宛如魔咒一般从深处撞击,这一撞……将黄竹蓝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他捂着心口,回想着梦里面那个受困的女子模样,心有余悸,“最近这是怎么了,又梦到她了?”他说完伸手一抹,额头上都是汗,就连衣服也因为这一场噩梦而湿透了。

    起身来想要去换件衣服,可是在他租的这间小屋子里面,左一堆颜料,右一堆画板,想要走出这片狼藉的画室都难,他最后干脆放弃。

    湿透就湿透了吧!

    重新坐回去的时候,面对着自己的这一张画板却让他陷入了沉思中。

    画板上,四周一片漆黑,唯独中间一个的女子被铁链锁住,周围四处缠绕着紫色的妖气藤蔓,她就像是盛开在这魔鬼窟中的一朵花,绝美……且残忍!

    这就是黄竹蓝最近一直做的梦,梦里这个女子,总是让他有一种仿佛前世就认识了的错觉的,他拿着画笔,盯着这张画出神。

    在小小的画板中,这张画仿佛又活过来了似的,画里的女子挣脱不开铁链绳索,周围藤蔓的缠绕让她痛苦不堪,她张开朝他求救的时候……

    “砰砰砰……”

    声响忽然如同闷雷响动,就连整个房间似乎都跟着颤抖了几下,让原本看得出神的黄竹蓝忽然一吓,整个人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